深更半夜搬空设备建干路一连锁美容店突然关门,大批会员傻了眼

来源: 桂林生活网—桂林晚报 2019-08-20 09:48:01 我来说说 阅读
核心提示:19日,记者来到建干路上的韩蓉专业祛痘美容店。

  桂林生活网--桂林晚报 记者高磊盈 见习记者李杉  今年7月底,建干路上一家名为韩蓉专业祛痘的连锁美容店在深夜突然搬空了店,让不少办了近五千元祛痘美容卡的会员手足无措。19日,记者走访并了解到,多名会员已开始抱团维权,而工商部门也已介入调查。

  甩卖店内物品 美容院一夜之间被搬空

  19日,记者来到建干路上的韩蓉专业祛痘美容店。该店卷闸门紧闭,门上贴有招租电话,大门附近墙面上贴有一个微信二维码,下方写有“韩蓉美容院携款跑路,加微信进维权群”等字样。记者拨通招租电话,对方表示韩蓉的租约本来还有一年才到期,他也不清楚对方为何突然关门,因为签约前对方押了部分押金,所以也不算拖欠租金。

  美容店旁边的螺狮粉店老板告诉记者,美容店关店的确切时间是7月29日晚上。“他们是突然搬走的,早上他们员工还来我店里吃粉,晚上我去了一个酒席回来后,看到店就快搬空了。”螺狮粉店老板说,当时他觉得很奇怪,还上前询问了搬家工人。搬家工人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只告诉他,美容院里的家具家电全都低价甩卖,五、六台空调一起才卖四五百块钱。

  记者了解到,韩蓉祛痘美容店在桂林共有两家,记者来到另一家位于中山中路上的店,发现同样是大门紧闭。附近的保安表示,这家店早在去年年底就关门了。刚关门的时候还有一些会员来看过,但过后就只是一些想租房的人来看了。随后,记者进入店内,发现店内也被搬空,只剩下几张小床。记者拨打该店门口贴的招租电话,对方表示,这家店拖欠了他们一年的租金,差不多有11万,目前他们也在找店老板,但一直没找到,正准备去法院起诉对方。 

\

 

  想预约美容服务 却被对方拉黑

  19日下午,记者见到了贴出二维码维权的市民李女士和另一名办卡会员龙先生。两人分别在今年三月份和四月份在建干路店办了卡,其中李女士交了1154元美容,龙先生则交了4800元祛痘。

  “这一千多元实际上是买产品的钱,只不过需要配合他们的仪器来做,等于是买产品送服务,”李女士表示,“当时店员跟我说,每三天来做一次脸,一套产品可以用半年。我这五个月总共来了不到10次,产品也还剩一大半没用掉。”

  李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她之前与美容院店员的微信聊天记录,7月底之前都能正常的预约到店服务的时间,直到8月3日,李女士想再约时间,突然被提示说对方已经将她删除。李女士转而询问副店长,但是当她发讯息过去后,发现自己同样被副店长删除了。

  龙先生表示,大部分人和他一样在韩蓉办卡,主要是因为对方所标榜的“专业祛痘”服务:一次性交4800元,完成一个祛痘疗程,就能消除脸上的青春痘。由于理工大学在附近,所以很多学生都在那里办卡祛痘。龙先生说,他做了三个多月,效果并不理想,以为后续会有所改善,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关门了。

  李女士说,被拉黑后她尝试联系美容院的其他工作人员,但是电话全都打不通。她试图重新加店员微信,也一直没被通过。无奈之下,她只好向辖区工商局报案。

  工商部门已介入调查

  记者了解到,韩蓉专业祛痘是一个总部位于河南的连锁祛痘美容机构,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查询并拨打了总部热线电话,客服人员回复称,此前已经有桂林消费者向总部反映,他们已经记录下来,并协助追踪调查。“桂林店是我们的加盟店,老板只是从我们这里进货而已,至于其他那些会员办卡的费用,都是地区店自己收取的,所以总部对于地区消费者没有办法补偿。”工作人员称。

 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了解到,七星区韩蓉美容店2015年12月2日注册,2019年7月30日完成注销,经营者为邓某某;而象山区韩蓉美容院2017年04月18日注册,2018年12月19日完成注销,经营者为秦某某。

  七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从8月2日开始,他们陆续接到了建干路韩蓉店的相关投诉共有4例,从几百元到上千元都有。接到投诉后,工作人员调查后发现该店已经关门,且已完成了注销,于是马上和经营者邓某某取得联系,但邓某某却表示她人目前在四川,且她的店已经转让过多次,关店之前并不是她在经营,至于最后的经营者到底是谁,邓某某并未透露。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目前一方面尽力联系该店的经营者,调查处理;另一方面也为消费者做好登记备案工作,引导大家通过诉讼等形式维权。

  象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则回复称,暂时没有接到消费者有关象山区韩蓉美容店的投诉。

  19日下午,消费者李女士表示,目前她已经和在美容店办卡的近十名消费者取得了联系,随着理工大学开学,相信会有更多的会员知晓美容店关门的事,大家将固定证据,抱团维权。